陈打油

千山我独行,不必相送。
往常还能写点破破烂烂的小诗句
如今是没有这份精力了
做个看书点滴记录吧

凌晨三点多 被鬼压床了 发不了声 意识是完全清醒着 全身发麻但一点都不惊慌 耳边有个女声 很清冽那种 明明动不了却听得很仔细 借游戏机的光线身上什么都没有 但气息就在耳后啊 念着作而道什么的 必须强制自己清醒 不然眼睛是会不由自主闭过去的 说了什么现在忘了 就模糊记得那个几个音节 潜意识里好像有听到些事 那个声音就在我脖子这!是女的!过程不怕但刚开始一点也不好玩 好像看见了什么的样子 现在莫名好兴奋啊 声音超级正的 啊 我个死声控 想想意识到被压那个场面还是有点后怕 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 我在开车她就坐在后面  但实际上我 躺在床上
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