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油陈

友達はいらない。
人間強度が下がれから。

来早了

第一次抽烟是在夏令营,包里偷偷装了两听啤酒准备趁没人时去天台喝。突然一个陌生女孩走来问我,去天台抽烟吗?我很老实地告诉她我不抽烟,我只知道点火的时候要吸一下烟才可以着,不过我可以喝酒陪她。后来我们分享了烟和啤酒,趴在栏杆上眺望远处的稻田。她还教我怎样弹烟灰,怎样把烟屁股飞到远处。
我当时就觉得,从来没见过相处得如此自然舒服的陌生人,就像很熟悉一样。如果她以后喊我出去玩,我也会愿意的,因为我本身就是那种不会主动寻乐子,需要带动的类型。那天我们在天台待得无聊了,东西也都消耗光了,就沿着蜿蜒的楼梯下楼了。接下来的日子里再也没有说过话,以后也没有联系过。人生真妙。

对男生而言,他睡一个女的,哪怕再多周折再不满意,退一万步讲,他会觉得,反正我最后S了,我满足了,我把你给“上”了,我“玩玩”而已,我“赚了”。他可以完美释怀那些不愉快。但对女生而言,原本就很难GC,如果过程和心理的体验再不好,真的会非常沮丧,是很难用一个看似完美的逻辑开导自己的。总觉得自己是在扶贫。

几乎每天都会收到几篇小作文,事无巨细地阐明自身和对方的条件及想法,最后问,我该跟他上床吗?这个问题我回答过无数遍了,你没什么特别的,他也没什么特别的,尤其是在欲望面前,大家都是动物而已。但凡他有一点让你觉得不舒服不踏实的地方,就不要做。不要以为自己会是什么例外什么幸运的那一个。

好久没来撸否了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