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打油

千山我独行,不必相送。
往常还能写点破破烂烂的小诗句
如今是没有这份精力了
做个看书点滴记录吧

鬼知道什么时候把铃声给设成大本命的娇喘 一大早来个电话我都如同赶着娶姨太太似的翻滚掀被窝 刚刚想着我的十八房姨太太们 内心澎湃汹涌 导致扒得太欢快 差点被耳机线勒死(眼神死
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