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打油

千山我独行,不必相送。
往常还能写点破破烂烂的小诗句
如今是没有这份精力了
做个看书点滴记录吧

我觉得还蛮大声地讲了,四跟十什么的也是分得清念法的,说了四次那个男孩子都没听懂,最后被迫地气吞丹田吐纳发声,“在四层!先生!”觉得今天的气全用完了(趴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