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打油

千山我独行,不必相送。
往常还能写点破破烂烂的小诗句
如今是没有这份精力了
做个看书点滴记录吧

这是我近来听过的最想哭的事儿之一。原来人的一辈子,或许就只有一个人是能让我们喜欢到极致,喜欢到歇斯底里,喜欢到可以放下一切的,经过了这个人,后来所有的付出都太礼貌,太克制,也太谨慎了。
我依然有热情余留给后来爱上的人,但我当初爱你的时候,是我这辈子最浪漫,最勇敢,也最孤注一掷的时候。
虽然那个时候,你也并没打算珍惜我。​


——匿名

评论

热度(1)